长鸣网

伟大的旗帜

2015-12-26 07:39| 发布者: 永兴| 查看: 9013| 评论: 0|原作者: 林浩

伟大的旗帜

九、科学发展观的教育普化壮举

 

伟大的教育,传承伟大的文化,养育伟大的民族,创造伟大的共鸣,奔向伟大的明天。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学习、现在的文化、现在的民族、现在应尽的义务。其中教育是古今中外圣明的第一职业,没有这一职业就没有人类的文明。现代人的文明是在心与物上进行唯斗、进行激化,最后都走向了自己的反面。唯心极端了私有的物,唯物极端了自见的心。这本来就是一种物理地振荡现象,总是此刻心、彼刻物的左右交变。这种钟摆现象,左时骂右,右时骂左,其实都是自己的此与彼。放钟要垂线居幅中,以制衡摆的心物极,这就是中国文化高明,或名钟摆哲学。

 

从某种意义,在精神与物质的统一运动中,方向选择在精神,自觉能动在精神,终极的结果都是极大觉悟为前提。在中国文化中神和心分别都是心物的统一体,在现代科学中物易造、心却难上难,这能不能说明这块肉里的奥妙可能潜藏着大科学、潜藏着文章。钱学森说暂时解释不了可以以后再解释,意思就是不能以不知为准则,真理之中没有“以不知”为准这一法准。所以人类社会都需要多开发多探索心的知识、心的觉悟,这是社会精神文明、社会进步的重要标志。否则神不明则暗,智不慧则愚,对文明、对中华民族、对大学习都是严重的极障之阻,学习中决不可带着这个禁固继续危害中华文明地复兴、危害学习地深入。

 

大学习就是大教育,围绕核心里外反复解读、反复交换讨论。大学习就要有大思路、大视野、大气度才能大发展、大收益、大觉悟,既要学习就是从不知不懂向不知不懂处求索。人类各种信仰、各种学科分类太需要这一充分的融通共识了,太需要各种学科共同的大见底、大胸怀、大秩序、大和谐智创智现了。

 

运动质点具有觉择性、惯性、执着惰性。在天道左旋中,只有法向左调才能不失中道,否则极左撞山,右则落崖。其中觉择性越强生命越高级,惰性越强生命越低级。以此格物致至,原子也是一个信仰的社会,线段也在遵循哲学,化学键也在沟通着关系,细胞也在亲切地交谈,人也不违守恒定律。万物一理,只有广开思路方能证明,统统都在遵循一个不变的法则。人本数学,人本物理,人本社会,人本自然,人本生命,人本存在。此本之真,当之首学,当之首明,当之首教,当之首则。科学发展观以宇宙的实心,给人以生之智、存之理,故为圣明的心灯教育、普明的教育。    治心安体,治承安序,治国安邦,处处都是重在其一。人圣一心,业兴一侯,国明一君,人民全靠信聚圣导,否则就是散沙窜流不宁。沦丧之中,现实是德治、教治、法治并举,以法治、教治呼唤明德、扬德,创建德一头雁人,德一职能体。

 

体制中的屡禁不止、屡令不畅,直接阻制着精神学习与经济建设的进步与发展,阻制了阳光与公正,这是新体制形成前的必然阻尼现象。只有多格局跨跃换血激励,才能活化振动全局,进入大势惊迫必择的势转状态。凡是封闭、僵化、保守、阻滞的地方,都不可能在实施真地学习。以使命责任必须地到群众中讲演宣传和论谈境稿公评,自能造成急于学习、急于抓学习的能动自发局面。否则就没有实地公评的考证场,则就会混过演饰养恶习。

 

学习重在一个人直关一面天、一个体、一个系上下功夫;重在到群众之中能进行感动人心地共鸣;重在加速多元融通的全智之明;重在文化素质评价到群众讲演听回音。学习就是要立足变、视角变、思路变、境界变,要贴近人生、贴近生活、贴近真实、贴近利害、贴近发展舞台地用人,否则就是空理论、虚行为,难置信、养不轨。

 

(一)科学发展观是伟大的教育。一个学习型人生、学习型职能、学习型团体、学习型民族的圣智大学习,在人类面临重重矛盾、重重困惑、重重危急;在世界仰望期待之中;在中国十几亿人中已经开始了。如此气度的文化现象,堪称历史从未有,势必产生人类历史不可估量地复明、不可估量地推进与飞腾。自古圣明的天职天德都是教育学习、教导觉悟、教化自己认识、自己选择。这是人类神明依托的本源,是性魂充沛的承脉,是人类理智共处解脱的真音。学习就是要解惑、要寻求、要达理,要知道自己到底怎么才是真利益,真实的答案到底在哪里。面对无尽的多样文化说,面对各种沦丧地扭曲和伪骗,面对茫茫的历史,它如海,无边无际;如潮,汹涌激荡;如垢,吞食难拔;如明,清静无染。形成了无穷的世界、无穷的障遮、无穷的教说、无穷的上帝。其中到底谁真谁伪,哪个是真释迦,哪个是真马列,都在用尽各种地魔法踩倒别人以张唯我瓜最甜。一时间,假冒黑恶充满了政治、经济、哲学、文化、法律、信仰的所有角落,包括灵魂廉耻全部进入了市场交易、市场掠劫之中。此情此节,路在何方,信在哪里,祖国在梦寐,人民在梦寐,终于复兴的科学发展观,从中华道德人本中历行光明地开始了深深地呼唤。

 

中华之道,中华之道的宇宙整体模型,不但包括了现在,也包括了所有的过去和所有的未来。以此照见一切,人类的所有文化信仰、角色、行为,都将位次、明暗全部地显现,且制衡宇宙万物的本体方向、本体道路、本体法则、本体终极永恒通明、永恒不改。在这一大系中,老子赐道,释迦证道,各种文化解读演义道。不论什么运动、什么现象、什么理论,只要置入道中,一切都将统统的明了、统统的简化。一端合道,一端背道,没有别的方向、别的道路、别的真理可以别立另造。宇宙一体根、干、枝、叶全系全维地揭示了宇宙中的一切存在与未来。人类的一切最终都只有问奥于道、解惑于道、离苦于道、求生于道。道化万物,道统万见,道是所有文化追求不二的终极真理。

 

科学发展观以人本的实地,启承中华道的学习、道的发展。这一文明之举,非真诚人民政治为人民,是根本不可能政扬的大学习、大教育、大见底。这也正是中华只有政立此根、政树此信、政承此明,才是崛起复兴的根本之所在。学习中既要知此难得之重,又要深知中华伟大的根本所在。只有深知道大、人大、政大、育大之真,才能立志中华的大学习、大崛起。

 

(二)传承伟大的文化。中华民族是一个智慧的民族、学习的民族、承载着人类顶圣文明的民族。遗憾的是,中国在蒙受殖民屈辱之后,在失明之中滋生了民族自悲、崇尚外国祖宗的“新文明”现象,虽然几经抵制,但都没承起复明。而且越来越受无知极端的作用,反倒使灿烂而浩瀚的文明被死死地置于窒息的绝境,至使现实的中国,在高喊着马克思却暴发了大规模的沦丧。这是民族文化断承的必然,这是辱毁祖明大逆不道的必然。这一现象行为,不但沦丧了中国的道文化,同时也沦丧了马克思的人民性、人民信,从尔导致了中国近代最大范围的信仰危机和公信危机。

 

危急险恶的关头,谁揽国家沉浮,谁思民生安危。所以我们不能不倍加感恩胡主席、倍加爱戴胡主席,自从他走上历史舞台开始,就勇敢坚定明确地呼出了“中国人梦寐以求的伟大复兴就一定能实现!”于是便开始了中国历史上的复兴中华文明,道德长效机制建设,最终形成了以人为本的中国道德核心观。

 

梦寐,意味深藏,饱藏了中国人多少心酸苦辣,多少久久的压抑与屈辱,多少难尽的愤怒与不平,多少不息的追求与迫切,多少不挠的血性与脊梁,多少中国道明的想往与豪迈。正是这一千古养育圣君的悲壮和豪迈,才真正喷发了中华的最强音。

 

这是道性不可抗拒、不可更改的内在必然能动、必定复明,这是心的世界,全在心地承载,全在心地解读,全在心地启用。我们必须用心去领受,用心去感恩,用心去投入这承载复明道的学习。

 

毛泽东领导中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,但在极端的悬窃思维中又偷偷地扶起了三座大山,并以极端的伪明死死压迫着中华文明,毁信着马克思的辩证公性,沦丧着人民的公信和安宁。西方预言寄托在中国第三代第四代,历史曾经地防教是人民将遭二茬罪、重受二遍苦,沦丧正是这一极端成性恶毒势力地展现。但中华的道决定,以胡主席为首的党中央,已经在沦丧中力挽狂澜,开始了以人为本复兴中华文明,走中国化特色道路的历史新篇章。从尔以中国至尊的文明,解决马克思没有解决的人民政治后续问题、后续发展、后续文明。

 

从中国文化的角度,马克思有的中国有,马克思没有的中国亦然也都有。只要不背于中国的道典体系文化,从道治到律治、从政治到法治、从有为到无为、从阴阳到公私、从分配到所有、从命律到天运、从规律到制衡,中华民族拥有了人类无上真正的无所不有。只是封建、殖民、极痴总要属性必然的怕明、遮明、抵至明,总要维护霸占的唯我世界。命在道中,道在命中。只要善于格物致至,万事万物都可以帮我们解读这人类无上的文明,都能看清极痴毁祖、毁道、毁族的卑鄙和可耻。

 

中国的国学为什么长期受制、长期被视为愚,怕其若鬼,待其如敌,直至断承的地步,这是尤需解答共识的大问题、大现象。只有从思想理论上找因,才能除掉毁明的根、滋生邪恶的源。毛泽东接纳了马克思,但并没有迷信于马克思,在毛泽东的笔下并没有满山遍野的马克思之名。他是中国文化充沛、源源致深的吸收马克思主义者,他捧起了佛经,他就称认了佛经,他的一生不在外国的书崇中,而是始终孜孜于中国的文字。如果没有他,如果不是他,中国的沦丧只会更早、更残重。

 

自然,马克思毛泽东都不是神,而是智慧的社会神明者。老子释迦也不是神,而是神圣,他们是神物统一最终神物全无实证者、实体者。其余的神者物者,统统都是连什么是神什么是物都说不清、道不白的自以为为是者。此解欲明在人类的全部文明中,只有求助于道、拜皈于道,这就是中国道的顶明位置、永恒价值。

 

(三)养育伟大的民族。人类进步的全部标志都是文明,而没有是物明的奇谈,也许这是人类的低级阶段唯心性。我们也期待有物明的超心世界创现,但它只能是失明的黑暗,永远不会有胜利光明的未来。马克思面对资本主义环境,为无产者创立了人民的国家机器理论,这一人民政治的道路,不仅中国必走,同时也是人类的必径。所以无论理智和规律,我们都需要承认尊重马克思这一合道合律的社会贡献。但决不能利用马克思制造唯我;利用马克思抵毁中华文明;利用马克思制造极沦丧;利用马克思歧视人类的多元文化进步。不懂就不要装懂,无知就不要装明。可以肯定地讲,这个文化特征的国家,如果不是极害、无明、断承地破坏,决不会是今天这个不实优越、不实公信的社会主义状态。极害无知以为知是屠杀文明、屠杀人性、屠杀社会进步优越的总祸首,是社会一切不安定因素的总根源。必须在复兴中华文明的大学习中,坚决彻底从中国的机体中清除此无理、此痴疫、此伪明,使中华道哲的真恒之光、真明之理得以充分养育它的民族、它的国家、它的中国社会主义道路。

 

中国化社会主义,接收的正是马克思的神,而不是马克思的物。养育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与未来的是道的文明,而不是金钱酒肉决定了世界性地崛起。当然人必须穿衣吃饭,但吃饭穿衣也必须依靠文明教导。否则就不可能吃出道德、穿出人性,就会喂养成极痴地猖獗、极痴地犯罪、极痴地毁明、极痴地无视人民百姓。人民具有地藏供养性,具有无制回应性。是天天之会、界界之聚、缘缘之实、生生之造、死死之判。其有圣则明,无圣则暗。有需圣明养育而共信共济,从来都是智者仆求的真境实地。所以无论什么时候、什么人,只要造害于民、误导于民、凌辱于民,都会规律决定不爽地加倍对应。我们在历史的教育之中,一定要学习圣明之德的重在育人,重在给人真正的自生之法、自生之理,用道德养育伟大的民族、伟大的人民。

 

中国道德、人民政治、社会主义道路、以人为本、仆务人民,这是现实中国化养育的核心体系。并且历史证明,凡是近道点则明则益,凡是远离点则暗则衰。现实科学发展观的今天,是中国政治历史中的最近道德时期,对于这一重要的历史现象,务必深深地认知、深深地动怀。早在2003年末,胡主席就召集了社会和哲学的专家学者,要求理论创新服务发展,这是现实的需要、远虑的期盼、复明中华的远见与希望。

 

中国儒学得到了联合国的认可,中国国学无论在学术在民间都有梦寐的潜承和梦寐的潜读,中国的族俗理念在不少地方仍旧顽强地保留。实践证明,只要宣传真实贴切,中华民族解读道的能力亦旧很强很强。所以,在科学发展观的真挚感召下,我们一定能见证在无声无息之中,道德始终在养育着这个伟大的民族走向伟大地复兴。

 

(四)创造伟大的共鸣。只有心共才能行共,只有共佥才能和谐,文化的价值就是给人觉悟。人民政治的特征就是范行德聚、圣信仆民,使人民在圣明教育引导中觉察悟明的信愿行。比如爱国,就要深明国之当所爱、必所爱。现实多信多教多极的世界,真正的中华国爱就必须立信在道、立信在德、立信在族、立信在明,才有不变统一无悔的真透性。否则离道越远人心越散,越难真诚、越难统一、越难公信。统一共识就要透过极害给人造成的不解,求是地揭开、清涤、废止极行为、极危害、极理论。使人们在中华的道明中共识、在除极中化解信和,使全民族共同生起道的自信、道的自尊、道的自豪。以此共成国爱、共成族爱,共同真诚感恩学习科学发展观。从尔创现全民族五爱朝元、共信共愿的大共识、大共鸣。

 

无根、无祖、无信、无明地爱,难实、难真、难诚,无法生信、聚信、公信于社会团结稳定。特别在历史高度激荡广范的今天,必须立足高远,树信真诚可靠,否则实难稳定失信多疑的文化心。历史上不同时期、不同角度、不同权性的倡导差别悬殊各异。列国七雄、历朝历代都是民族内部的争战,都是皇室权治信义的需爱。而今天是五千年争战分合、世界多元交渗、五十六个民族为中华一体的统一可信、统一可爱。而且这个信爱是历史今天人民政治为民而谋的共益之立。因此这个信爱的本质是为民、是团结、是教育、是和谐。因此它在根本上决不会类同于历史过去的立足和出发。极思维的信爱是荒谬的伪装,毁灭祖承祖明是中华民族最不能接受的无耻欺骗,是沦丧惯用的诡辩保护。这决不是中华血统应有地行为,也不是马克思所能容忍地行为,必须尽快地铲除,尽快的为道德、为学习、为发展让路。

 

马克思是中华文明的道友,是解读道的人民政治导师,但决不是取代中华文明、取代中华承魂的中国祖。如此唯心、唯识地封建着马克思、迷信着马克思、口头着马克思、沦丧着马克思,堪称是人类历史的少见的大愚、大耻、大无知。毛泽东一生很有独到,很有中国文化的文明尊严,满腹中华典墨,晚年捧读佛经,这决不是闲呷,而是真理的需要、政治的取向。他经历了战火夺取政权、稳定政权、实施实证社会主义的全过程,是马克思在中国合道实践的第一具体实践者。毛泽东接受运用了马克思,但从不迷信马克思,在中国的实践中加上了镰刀,他写了矛盾论、实践论、论人民民主专政与马克思对话。他心怀博大,见底深远,谋略超群,气度非凡,胆识过人,严正国风,堪称中国历史少见的大智、大明之君。如此的开国之君、人民政治的首成之主,一定要有良心、一定要谨待,这其中直关国风、直关礼义道德。我们认为,无视毛泽东,无视毛泽东思想,就是从根本上无视了马克思的中国价值。我们清楚地听到了“十七大”对于毛泽东地重申,毛泽东的马克思是与中国文化相融的马克思,是与马克思对话讨论的马克思,而不是至高无上的马克思、取代中国文化的马克思。

 

中华民族决不需要民族悲观主义、民族极端主义、民族背叛主义、民族迷外主义。道理上,中国文化包罗了人类的所有文明,可以包罗相融地解读;道理上,中国文化应当本有马克思,如果没有马克思与中国的什么相容、与中国的什么共识,所以我们可以坚定地回答,中国不但本有马克思,而且更有远远高于马克思的高度文明。这也正是马克思能在中国植根得到养育的根本原因和所在,这也正是中国能世界崛起鼎立的中华道,才真决定了中国本能本有的一切。所以,到底马克思是中国文明的现代吸纳组成部分,还是中国文明是马克思足以无视抵制的脚下污泥;到底是极端抵制中华文明者愚昧无知、迷信唯心,还是祖宗的文明愚昧无知、迷信无知,这是中国人既简单而又幼稚的应知题,更是直关中华、直关文明、直关懂不懂道理地生杀之患。把马克思封建到完全取代一切、抵制一切、无所不有、无所不能的神上神、帝上帝,这是对马克思的非解、是对马克思的歪曲、是对马克思的破坏。这一不懂马克思、不信马克思的现象,能象魔术般地制造出马克思的种种观。但总是不会科学发展观地大学习;总是屡令不行、屡禁不止地沦丧惯习、胆大妄行;总是不会以人为本、情系百姓、仆公信;总是不适在思想行为上与党中央保持一致性。

 

科学发展观明确以人为本中国化,这是核心、是生命、是发展的立足点、出发点,这是直关重要的基础理论定位,必须在学习中首先处理解决好。否则就没有扎实的现实工作根基,就会看不到规律、看不清趋势;就会动摇无信、屡禁不知危,屡令不知创新局面证自己。只要良心回位了,就会自然地弘扬中华道德树新风,就不会把自己的祖文明弄得名不正言不顺、里里外外不是人。

 

民族文化决定是一个民族的灵魂;决定是一个民族的精神之源;决定是一个民族的信仰本体。不明、不信,不敢不善于扬起中华之道统揽人心、统揽文化、统揽现实和未来,这是最大的没文化。为什么会怕道、怕佛,就是因为封闭保守,不学人类高度文明的真东西;就是封建愚痴自以为是代替一切是、代替人类的一切真理和文明。胡主席以三个“一定能”在沦丧不解之中,巧妙地道确了中华民族、中华文明的世界性地位;巧妙地道确了道释的真理可信性 ;巧妙地道确了中国不可抗拒的使命责任与未来。只有深知彼岸真理的文明,才能创造出彼岸的大和谐、大公信、大发展,这是我们学习中必须开拓认知的起码长足之识。否则就会以此岸的唯我心屠杀彼岸的真理明,从尔成为历史不可饶恕的罪人,进入无间的黑暗。

 

(五)科学发展观的大学习大教育,是奔向人生、人类的伟大明天。明天是我们地追求、是我们地目的、是我们地归宿。但明天的光明与黑暗,全部都在自己脚下怎么待人、为人中奠起、筑成。三个“一定能”就是中华民族地坚强信念、坚强取向、坚强价值、坚强明天,我们一定要信心百倍地向着这个方向学习再学习、奉献再奉献。这一光明的现实与终极取向,以中华五气朝元、太极、无极、道集合了人类文明的所有正确终极取向。天堂、极乐、共产主义都是美好地可行世界;都是到达大同世界过程的相对终极和有益地想象。真实的天堂并不在上空,极乐之上有安养,共产主义不仅仅是人类范围的作为,必须扩展到与自然和谐。总之从中国文化的全角出发可分为本体、禅境、推理想象三种状态的文化理事极之别,而且禅参推理有时互用,其中德境直接决定文化的层次和真理性、局限性。老子、释迦是俯视宇宙,一切尽了然,我们则是仰视以理致信地追随者。所以有时是悟、有时是猜,还有一部份习惯自是为尊、自封唯自明,取了背向落入黑暗中。总之鸟在空飞,鱼在水游,既是一种味道在不同境界的感受甚至完全不是一种感受。但无论怎么千差万别的己欲己见,统统都无法跳到老子七律的外面,都必须知律合律以德才能创造真幸福、真坦荡。所以以人为本是人生幸福、社会安宁的头等大事、头等大必智。古今之奥,人生社会的玄牝就是起心处、就是足下地,一动即出众妙之门、即成因果、即起因缘、即有离归两方向。以人为本就是合道向、积德向、离苦向、公信向、生智向,人生的一切明天未来都在此实上生、此实上成。以此观察处理一切矛盾激化都要深知是自身地制造、自身地责任,都要首先纠正自身,都要惩之于自身痛。病由心生,治在心解,人命靠元气,社会依玄德。只有仆众是依心皈德地,才是究竟真实可靠的明天、可靠的人生行为。


QQ|关于我们|手机版|长鸣网 ( 京ICP备15066982号  

GMT+8, 2019-11-21 05:43 , Processed in 0.043373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